職員訪談~PM/製片

我們採訪了在株式会社5的CG製作據點・台灣工作室活躍的兩位製片。

製片/胡善淳 永遠的17歲 男性(暱稱由來是獅子座的「Leo」)
製片/朱悅嘉 23歲 女性


採訪者
鍾宜叡
暱稱:秀

此次負責採訪的是『鍾宜叡/製片』,請多多指教。

請做個自我介紹

鍾:首先從自我介紹開始。

做了非常多次的日文模擬面試。
歷經2年兵役後,再次上大學。在大學裡學會了日文。

朱:大學畢業前,妹妹給了我株式会社5的徵人廣告連結,那時正好在煩惱找工作的事情,想說就孤注一擲試試看吧!面試前拜託了日本的網友幫忙臨陣磨槍,做了非常多次的日文模擬面試。
胡:幾歲的時候啊?
朱:才剛剛畢業,所以是23歲呢。
鍾:那接著是Leon,請做個自我介紹。
胡:我的狀況有點複雜呢…雖然比一般人更早上大學,但只上了一年就退學了。歷經2年兵役後才又進大學學習。這時候主修是與高中、中、小學一直以來都有的『數學』當時就感覺好像有那裡不太對,因此4年級時便轉『日文系』了。
大學畢業後便已經能夠靠日文吃飯了,也累積了幾個與日文相關的工作;後來,看到株式会社5的徵人廣告後就應徵進來了。雖然年齡30歲左右,但我的心是永遠的17歲!(笑。喂喂)

進入「5」的契機

鍾:那麼接下來,進入本公司的契機呢?

能講日文,又想與團隊一同工作。

朱:那時只想著總之「想從動畫製作公司開始學習!」而且也能講日文…。在學校比較多一人作業的機會,但我認為與大家一起做會更快樂

被老家施加了「去找個正經工作!」的壓力(笑)。

胡:我的話…雖然做著自由翻譯工作,但老家的人一直施予我「去應徵個正經的工作!」的壓力,又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株式会社5的徵人廣告——
動畫?我有看耶…日文?我能用耶…進度管理?我喜歡耶…就這樣應徵了這份工作。。

對「5」的印象

鍾:接著是對公司的印象。

果然還是『慰勞品桌』!
聽說導演出差回來後會帶土產點心給大家吃。我可1次都還沒見過(笑)。

朱:果然還是『慰勞品桌』吧?
從雪莉那裡還聽說:「金本導演在出差回來後會帶土產點心回來給大家吃喔。」我一次都還沒見過(笑)。

大家的集中力非常驚人,工作上也能夠好好地切換ON/OFF模式。

胡:我覺得大家在做事時的集中力非常驚人,但當閒話家常或有活動的時候大家又都可以吵吵鬧鬧的,能夠自然地切換ON/OFF是很棒的一件事。

印象深刻的動畫

鍾:接著是對動畫的想法與印象。
朱:喜歡的作品是NETFLIX的『惡魔人 Crybaby』,緊張感與節奏感深得我心。我非常討厭「動畫是給小孩子看的」這種偏見。我喜歡黑暗與謀略的印象強烈的作品,比如虛淵玄老師的作品——我喜歡「角色很簡單就死掉」的地方。
朱:其他的想法…像是我看動畫的時期好像跟大家有一段很大的差距的地方吧。
胡:什麼意思呢?
朱:通常我看完一部動畫,那部動畫早已退燒了。
胡:我的話…實際看過的動畫並沒有很多,都集中看一些音樂與主題曲很突出的作品。印象深刻的作品是『櫻花大戰(包含歌謠秀的部分)』、『勇往直前』—— 田中公平負責音樂的作品都很喜歡。『戰姬絕唱SYMPHOGEAR』等以音樂為主打的動畫也不錯。
胡:其他的話,我喜歡比起直接的演出,更需要深刻思考的作品。
比如說『新世紀福音戰士』、『少女革命』等,我喜歡有許多「依據對象物的配置與畫面構成來表現意識變化或隱喻」的作品。

未來展望

鍾:好的。接著想請問兩位對未來的展望。

希望能夠看透品質的優劣並提出檢查等正確的指示!
想在經營面有所貢獻。想得到「有才幹」的稱號(笑)。

朱:希望自己成長到能夠掌握構圖的優劣,並提出檢查與修改的指示。還有,在接觸製片工作的同時,也想挑戰影像合成的工作。
鍾:那麼Leon呢?
胡:這個嘛…因為我沒有什麼美感…。所以想對公司的經營面有所貢獻,目標是能夠得到「有才幹」之類的稱號。
鍾:好的。今天謝謝兩位接受採訪。從今以後應該會遇到各種專案與客戶,請多多指教!

関連記事

  1. 職員訪談~模型師

  2. 株式會社khara/Studio Q的大家來拜訪了台灣工作室。

  3. 台灣5號影像的職員們參與了CG動畫業界的專題講座。

  4. 職員訪談~CG動畫師

  5. 職員訪談~美術設計